雪园缘:系建省以来规模最大!

文章来源:水世界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9日 16:29  阅读:1034  【字号:  】

后来,我也意识到偷看书的危害了,可怎么也克制不住,因为我的生命已经和书钩在一起,不可能再脱开了。

雪园缘

夜一片死寂,笼罩着已熟睡的城市。风,咆哮而过,席卷着苍茫大地。夜幕中,只有昏黄的路灯和几户人家透出微弱亮光。在那间古色古香的小屋中,两人相对而坐,一盏茶,一缕香,一捧古卷细思量。对坐的两人,时而抬头相视;时而双目对望,莞尔一笑——这个场景,已多次出现在我的梦中。而亲爱的朋友,我们却早已消散在彼此的生命中。

我在车站旁等公交车,谁知来早了,剩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正当我在忍受寒风刺骨的煎熬时,一个和蔼的声音响起,小伙子我扭过头一看。只见一位老奶奶,她看上去已经年过古稀,头上的银丝已被吹乱,从她木刻似的皱纹的脸上我读到一丝亲切。来,不嫌弃的话吃一个吧说着,老奶奶从三轮车上拿出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,我本想婉拒,但老奶奶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,谢了一生就接了下来。天怪冷的,趁热吃说着,老奶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折叠凳,示意我坐下。我见盛情难耐,便坐了下来。在寒风中我与老奶奶唠起了家常。原来老奶奶的子女都在外地打工,只剩她和老伴两个人,所以没事就出来卖卖红薯打发打发时间。

滴答,滴答......窗外又下起了雨。我的心也阴云密布。一起走吧。好啊。她拿着伞,为我遮着雨,她的笑容为我的心也遮起了一把伞,让我不再孤单。




(责任编辑:苗静寒)
字号:        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首都之窗”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?